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学术研究 > 学术动态

我院举办两场人文社科高端讲座

发布日期:2020-06-15   浏览次数:

承续百年学府“学术校庆、人文校庆”的传统,在南京大学庆祝118周年校庆之际,人文社科高端系列讲座在线上拉开帷幕。62日至4日,我院特邀北京大学杨立华教授与中国行政管理学会高小平研究员为校内外师生做了两场精彩纷呈的学术讲座。

62日,在政府管理学院副院长张海波教授主持下,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杨立华教授与校内外百余名师生共同探讨我国公共管理学的学科定位和边界问题。

学科定位是学科建立和发展所面对的根本性问题,决定了该学科研究的价值取向、研究议题和研究方法。杨立华教授参考罗森布鲁姆对“公共行政”的定义,并结合中国经验,将公共管理学界定为政治学、管理学和法学之间的动态平衡和综合性学科,它更强调相对于政治的“行政”,相对于私人管理的“公共管理”,相对于一般法律的行政和公共管理的法律、政策和规则。从这个新定义出发,杨立华教授强调:寻求政治学、管理学和法学三门学科之间的价值、理论和研究方法的动态均衡和综合是公共管理学的本质,将公共管理学和其他学科明确区分开来,是公共管理学的特殊优势和独立特征,成为消除公共管理学科认同危机的重要路径。

基于我国公共管理学的发展现状,杨立华教授将当前我国公共管理学面临的危机概括为以下五个方面:第一,身份危机,即处于公共管理学这一学科共同体内部的学者对于自身身份的认同危机;第二,理论危机,目前我国公共管理的理论研究以证明西方理论的普适性为主,低水平重复现象较多,理论缺乏原创性;第三,方法危机,受到美国实证主义盛行的学科氛围影响,中国公共管理学也出现了大量研究方法精妙但理论贡献贫乏的研究;第四,价值危机,公共管理学面临的价值危机不仅指学科的理论价值和实践价值尚未充分凸显,更指学科本身核心价值的缺乏;第五,发展危机,以上四种危机共同导致了公共管理学在未来的人才培养、教材编订和学科体系构建中面临着发展困境。

发言结束后,杨立华教授与师生们进行交流,共同探讨了公共管理学科体系的构建、当前的学科设置对公共管理学发展的影响以及寻找好的公共管理研究问题的方法。在回答当代公共管理学研究如何体现中国特色这一问题时,杨立华教授表示:只要扎根于中国现实,充分了解中国文化,客观研究、真实反映中国现行行政体制及政府行政存在的问题,研究就会自然而然地体现出中国特色,不能为了追求独特性而刻意为之。

64日,在政府管理学院院长孔繁斌教授主持下,中国行政管理学会研究员、政府绩效管理研究会会长、南京大学兼职教授高小平向校内外两百余名师生讲述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的实践和理论。

高小平教授认为,行政体制是由生产力和生产方式、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的运动决定的,从农业社会、工业社会,再到后工业社会,社会经济条件的不断改变引发了行政体制的变革,政府职能从农业社会的统治功能、工业社会的规制功能逐步转变为后工业时代的服务功能。目前我们正处于工业化中后期和知识经济时期,政府适应科学技术成为第一生产力的需要,加快信息化的步伐,把提高人的素质作为主要任务,政府提供公共服务的能力成为管理的主要资源,建设服务型政府成为人类历史发展的客观要求和必然趋势。通过回顾建国以来我国政府在机构改革、职能转变、管理机制和方式创新三个方面的进展,高小平认为我国目前的行政体制总体上顺应经济发展的要求,但是仍然存在部门利益固化、行政审批繁杂、人身依附现象严重等问题,未来仍需多维度、全方位地推进简政放权改革。

 社会经济条件的变化引发了政府的行政体制改革,行政体制改革的实践又进一步推动着行政理论的发展。高小平教授将行政理论研究范式的变革概括为两次“二分”:第一次“二分”是工业革命背景下政治与行政的分离,公共行政学成为了一门独立的学科;第二次“二分”指信息革命背景下“管理工具”从“管理技能”中的分离,政治与行政出现了新的融合趋势。

高小平教授对当代中国政府行政体制改革提出了以下建议:首先,必须进行结构性改革,用“大部制”改革现有政府,建立扁平化的组织机构。其次,要进行运行性改革,用信息技术改造政府流程,建立信息共享的工作方式。最后,要进行保障性改革,加强政治保障、法制保证、监督保障和后勤保障,将经济社会需求转化为能量,赋予结构与运行改革的动力;同时,将政府改革的能量转化为行政绩效,传递给人民群众。

发言结束后,高小平教授与师生们进行交流讨论,提出了他对行政体制变迁中的两次“二分”、干部年轻化以及当前新出现的地摊经济等问题的见解。

 


版权所有: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    技术支持: 南京博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地址:中国南京仙林大道163号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圣达楼)   邮编:210023   电话/传真:86-25-89680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