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动态
 

复旦大学包刚升副教授来我院讲座

 

发布日期:2018-12-17   浏览次数:688

    2018年12月10日下午,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包刚升副教授应邀来我院发表了题为“族群宗教多元主义与西方自由民主政体的挑战”的报告,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祁玲玲副教授担任本次讲座的引言人和主持人。此次讲座吸引了来自南京大学不同院系的百余位师生,共同聆听了包老师的精彩报告,反响热烈。

在讲座中,包刚升教授首先通过一种新的观察视角从经验研究的路径来分析民主政体内部的分歧与危机,带领大家来审视当前西方政治,进一步探讨今日西方民主政体遇到的新问题。紧接着,包老师基于PEW的大量调查数据,以美国出现的极化政治、欧洲的中间陷落与极右翼政党的崛起为例总结了21世纪西方政治的三个趋势,即右翼或极右翼政治力量的崛起、国内政治分歧程度的提高以及传统政党衰落与政党体制的重构。通过研究美国和欧洲人口数据,发现西方主要民主国家人口结构正在从白人主导转型为人口族群宗教构成的多元化,在这转型过程中,移民是这种人口变迁的主要驱动力量,同时,在分析欧洲人口结构多元化过程中,发现不同族裔人口的生育率差异也是人口趋势变迁的重要驱动力量。

包教授从对移民群体的民主价值观、政治认同以及异质性的论述中指出在西方世界人口趋势变迁下,族群宗教的多样性提高,其政治分歧可能上升,从而可能加剧政治冲突。一个国家实际人口的族群宗教多样性或政治异质性程度,主要取决于三个因素。第一,少数族群宗教人口占总人口的比率与多数族群宗教人口之间的比率;第二,少数族群宗教人口与多数族群宗教人口本身的相似性或差异性程度;第三,少数族权宗教人口的被政治同化的程度。

 

接下来,包教授进一步探讨了自由民主政体在应对族群宗教多元主义时产生的结构性困境。通过分析总结以往历史上自由民主政体应对族权宗教多样性,指出在应对族权宗教多元主义过程中,存在自由原则、民主原则和权力结构的不对称的结构。这种不对称结构的形成,导致了“不忠诚的反对派”的兴起。20世纪60年代以来这种文化多元主义以及政治正确观念的兴起导致了政治同化论与文化多元主义之间为此展开的论战。面对这种政治新现实,包老师通过回顾西方世界关于族群政治与民族整合的历史经验,总结出相关战略的约束条件,其中包括结构条件(全球化、多元主义社会、人口结构及趋势)和制度条件(自由民主政体、福利国家制度、选举政治和政党选举),并提出可供西方国家采取的内部政策和外部政策。其中内部政策为:“捍卫西方文明的主流价值”、“加强政治同化政策”、“抑制少数族群宗教文化的扩张”以及“遏制极端主义”。外部政策:“保卫我们的边境”、“收紧移民政策”、“强化移民归化”。


最后,包教授对自由民主政体的两个难题,即如何保卫自身以及如何应对族群宗教极端主义进行了进一步的论述,并推断了西方民主政体可能出现的前景。包老师认为这种前景或许是真正衰落的前兆抑或是重大调整前的阵痛,此主题仍然值得学者进一步研究。演讲之后老师和同学们结合发言主题,并联系台湾地区的选举、中美贸易战等问题进行提问并展开讨论,演讲在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闫爽 撰稿)


版权所有: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    技术支持:南京先极科技有限公司   
地址:中国南京仙林大道163号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圣达楼)   邮编:210023   电话/传真:86-25-89680735